您的位置:首頁 > 黨群工作 > 反腐倡廉 >   
聚焦國企 | 巡視組到央企,有五個“萬萬沒想到”!
2016-04-22 14:03:06

文章來源:清風堂

 


        調離單位了居然還可以配車,還能利用原單位資源從事經營活動,為被司法機關審查的人員說情“撈人”,企業得為負責人出資繳納應當由個人承擔的個人所得稅、社會保險……
        中央巡視組一到央企,就能碰上這么多“萬萬沒想到”。
        截至9月16日,已有21家央企公布了2015年中央巡視組第一輪專項巡視的整改情況。整改的什么問題?怎么改的?和清風堂小編一起來開開眼吧!

        違規用人
        32家單位超配管理層400余人
        許多企業都存在著“團團伙伙”、“小圈子”、“任人唯親”的現象。其中武鋼的問題之嚴重令人震驚。2014年,中組部對武鋼選人用人測評結果顯示,武鋼在“領導干部用人上個人說了算”方面,測評結果竟達到31.97%。
        “超職數、超職級、超權限”配備干部也是不少央企的通病,武鋼的32家單位超配的管理層人員整改完畢后,一共減少了454人。中石油為提拔干部,居然可以檔案造假。大唐集團則利用臨時籌建機構提拔干部。
        從國家電網的整改措施中可以看到,該公司二線干部和退休干部曾經擁有的巨大力量,不僅到年齡不退,而且還在外兼職、經商辦企業。公司黨組管理的73名到齡二線領導干部按照有關規定程序全部辦理退休手續。
        巨額福利
        個人所得稅不用個人掏 公司包了!
        從國家電網的以下“嚴禁”內容中,能夠充分感受到作為企業負責人享受到的巨額“福利”,個人所得稅都說不定能由企業支付,簡直太幸福了有木有。
        國家電網對各級企業負責人薪酬作出明確規定,嚴禁出現以下情況:超出上級單位核定標準發放企業負責人薪酬,領取年度薪酬核定方案所列收入以外的其他貨幣性收入;為企業負責人出資繳納應當由個人承擔的個人所得稅、社會保險、企業年金和住房公積金等各種稅費,超標準為企業負責人建立企業年金、購買商業性保險;規范企業負責人履職待遇和業務支出,按照職務為企業負責人個人設置定額消費,用公款支付履行工作職責之外、應由個人承擔的各種費用;領導干部兼職領取報酬,領導干部及其親屬“吃空餉”。
        中石油在整改前存在為離退休或調離調離本單位的人員提供專用車的情況。都調離了,還能給配車?另外,總部各部門和專業分公司還曾借用、占用下屬單位提供的車輛。
        中國核工業集團整改時發現,總部離退休企業負責人仍超標使用辦公室。另外,中國核工業建設對已經發放的違規薪酬福利進行了清退,清退金額高達6174.43萬元。
謀利輸利
        民企屢次違約仍向其投資
        除了以上問題令人震驚外,整改報告中還可以發現中國電信存在供應商支付在職學習費用、資助子女留學的問題。已有61人通過資助完成了在職的博士和碩士學習。武鋼還存在為被司法機關審查的人員說情“撈人”的問題。
        當然了,央企們往外輸送的利益更不少。
        武鋼督促一些集體企業全面清理以掛靠方式從事經營和以個人名義承包經營情況,截至8月10日,共清查出以掛靠方式從事經營的單位665家,以個人名義承包經營的單位33家。
        在巡視和整改期間,武鋼共發現有42名領導人員親屬圍繞武鋼做業務,其中有14家企業是在領導人員任職單位或管轄范圍內做生意。中國國電集團公司企業領導人員有71人直接或通過近親屬持有所屬企業公司股份,涉及金額2903萬元,已經清退。
        中海油被巡視組批評“靠油吃油”,2003年以來,有40名科級以上干部離職辦公司、貼著海油做生意,有的干部離職后所任職的公司,與原單位發生業務往來較多,且多數合同采取議標而非公開招投標。
中石油的一些領導人員被批為了個人職務升遷“靠大樹”,利用權力為他人攫取國家油氣資源打開方便之門的問題。還有一些領導人員與私企老板綁定在一起,“走到哪兒就帶到哪兒”。
        與私企關系緊密不僅是中石油一家的問題,五礦集團被發現向民企輸送利益。五礦有色執意與民企合資開發一里坪鹽湖項目,并以虛假工商資料騙取采礦權。五礦有色2007年至2013年與有關民企的貿易中,有的存在沒有實地考察貨物,也未取得第三方貨權轉移憑證,導致形成虛假貿易,為對方增加銀行授信額度提供了便利。
        最讓小編不解的是,五礦置業與民企合作中,在對方屢次違約的情況下仍陸續投入資金。這究竟是為什么呢?作為大型央企,為什么要向民營企業輸送利益呢?
        違規決策
        都拍板投資了 還找人論證?
        招標過程的不規范也是各企業普遍存在的問題。華能集團的個別成員單位通過邀標方式簽訂設備采購合同,定標隨意性大,而且應招標不招標、應公開招標不公開招標,問題突出。五礦集團的五礦置業有關項目先開工、后招標,居然在招標前就支付了工程款。
        根據“三重一大”制度,重大事項決策、重要干部任免、重要項目安排、大額資金的使用,必須經集體討論做出決定。然而經查,武鋼在2010年到2014年間公司68個重大項目中有41個沒有經過集體決策,比例高達60%。
        另外,武鋼發現,在巴西MMX項目決策過程中,存在著三方面的問題:先拍板后論證,后續風險沒有控制,境外投資管理制度缺乏。
        大唐集團也承認自己因為沒有遵守“三重一大”制度而造成損失,目前正在加大低效無效資產處置力度。通過優化或重組轉讓等方式清理處置118項,占項目總數的近四成。也就是說,4成資產都屬于低效無效。
        中國國電集團同樣存在這個問題,2008年以來,集團公司為了快速彌補水電“短板”,采取“綠色通道”的方式投資并購了5個中小水電項目,其中3個項目投產后出現虧損。目前該公司已決定取消投資“綠色通道”。

波多野结衣一区二区三区AV免费,欧美黄图在线视频,天天涩综合网,亚洲年成视频